【“迎国庆 我的调解故事”主题征文】别样除夕(绩溪县司法局板桥头司法所严小龙、程莉莉)

浏览次数: 作者:促进法治科 发布时间:2019-10-21 09:25

“铃铃铃……”

“庆祝,你的手机响好几遍了,你接一下。”

正忙着张贴对联的程庆祝赶紧跑到客厅接电话:“喂?小汪是你啊,出什么事了?不忙不忙,没事,你说……”

“汪某利家出了点事,我得现在过去一趟,年夜饭你们先吃吧。”程庆祝话没说完,洗把手就往外走。

“程庆祝,今天除夕,儿子一家也只有过年才回来,一起吃顿团圆饭,改天再去不行吗?”一向温和的妻子大声向庆祝说。

“他家情况不一样,他爸刚去世,从小母亲也离开家庭,别人看他爸走了,欠他爸的工钱也不给了。这大过年的,我得赶紧去看看。”程庆祝头也没回大步跨出了门口,直奔汪某利家去了。

到了汪某利家,程庆祝直奔主题“你再详细跟我说说,叶某欠你家钱是怎么回事?”

“我爸去年底自杀走了,但他在叶某那里干砖匠的钱一直没给结清,我天天去他家,要回来六千,现在还差八千多,就是不给我,我爸去世时丧葬费还欠了村邻好多钱,钱还不上,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你骑车,我们现在就去邻村找叶某。”

两人来到叶某家,刚表明来意,叶某就想赶人,汪某利在一旁情绪也十分不稳定。程庆祝明白,当事人直接沟通,只会越沟通越僵,局面失去控制就糟糕了。“小汪,你去散散步,让我跟老叶聊两句,你相信我,今天肯定给你个结果。”

叶家正准备着年夜饭,程庆祝心平气和的跟叶某聊着家常,不时的也提起汪某利父亲过世后家庭的困难,还说了欠钱不还触犯法律被严判的老赖案例,从各方面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听着听着叶某也有了触动,“老弟啊,我跟你说实话,汪某利之前为了要钱跟我大吵一架,这钱我一开始确实不想给他,现在你一说我也都想明白了,欠债不还本身就是违法的,大过年的你为这事待在我家,也确实不容易,你把他叫过来吧,我今天把钱给他清了。”

程庆祝长舒一口气,问题总算圆满解决。他匆忙回到家,总算赶上了团圆饭,虽然忙活了一个下午,但结果总算尽如人意,庆祝心里想:这个除夕没白忙。程庆祝的除夕之夜过得繁乱而匆忙,另一边的周如生也同样没闲着。

年三十中午蜀马村的村民周某民找到如生,要他帮忙讨要建房尾款,如生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周某民。在前去高某谋家的路上,周某民向如生诉苦:“17年高某谋家要建楼房,找我施工,房子建好后,他就说这个不合格,那个不达标的,还有五千多建房款不给我,我也是没办法,今天年三十才来找你的。”

“没事没事,你来找我就是信任我,一会到他家,你先别冲动,年三十上门要债一般人都会不高兴的。”

到了高某谋家,果然高某谋一看到他们,神情就变了,他跟如生说:“老周,今天你们来了都是客,在我家喝杯茶吧,但钱就不要谈了,当时他承包我的房子施工,材料报价比我隔壁那家高了将近一半,太坑人了吧,而且地面一块块地不平整,我没找他赔钱算不错了。”

见高某谋没留一点余地,如生决定转变谈话方式,从高某谋在外务工回家过年儿女入手,拉开话闸。高某谋的神色缓和了好多,“是啊,我们夫妻俩劳碌了一辈子,子女倒是从没让我费心过。”

“你看孩子们都难得在家,这大过年的,别人上门要钱也不大好看,要不这样,你对施工材料价格和施工质量有意见,我们就把这部分的钱重新核算下,该多少,你就付多少,你看怎么样?”

“行,你这么说,还算公道,我同意。”高某谋一口答应。

“当时的材料价格就是比较高,既然他同意,我也让一步。”周某民也点头同意。

就这样,在经过近2小时的商谈和一个多小时的核算后,双方达成协议,尾款合计三千元,由高某谋一次性支付给周某民。

纠纷解决了,如生到家时一家人的年夜饭已近尾声,家人看着又抱怨又心疼:“你平时天天在外调解也就算了,这除夕夜就不能踏踏实实在家吃个团圆饭吗?”

“村民找我就是对我信任,再说我干这个调解工作还分除夕吗,别的不说,今天周某民拿到钱能过个安稳年,我就知足了,这个除夕我过得踏实啊。”如生温和地回答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