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浏览|

大年三十来拿钱

浏览次数: 作者: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20-09-21 16:14

大年三十来拿钱这句话是老百姓一句口头禅,许多欠债人叫讨债人到大年三十来拿钱,可是到了年三十又拿不到钱。然而,在我的调解经历里,却圆满的兑现了这句话。

20183月的一天上午,郎溪县凌笪乡人社所挤满了农民工来诉求支付劳动报酬,熙熙攘攘,吵得不可开交,人社所所长将一行36人带至司法所,请求协助调解,乡调委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首先请农民工到司法所会议室坐下,给每位泡了一杯茶,让他们推选三位代表发言,将发言内容记录下来,然后给他们宣讲了《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安抚人心,他们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与此同时我及时将了解到的案情向乡调委会领导汇报。事情的经过是:在20125月份左右,凌笪乡岗南村附近的36名农民工在陈某的亲侄儿的雇佣下来到陈某的岗南村石头山畜禽生态养殖场,从事建厂房、大棚等工作,当年由陈某的侄儿对工人约定价格和对工价记帐,后因为陈某与其侄儿之间发生纠葛,导致拖欠这些农民工的工资达数年。双方因欠薪纠纷发生纠葛,曾报警数次,经乡人社所调解无果。   

针对这一复杂的案情,调委会领导果断拿出调解方案:1、对这36名农民工每人做一份详细的调查笔录;2、以调查笔录为内容找当事人之一的陈某侄儿核对记工明细账;3、找当事人陈某谈支付农民工劳动报酬。按照调解方案我将36名农民工分成三组,每天来一组(12)到司法所登记,核实身份,了解做工时间,工种,所欠工资数额,作了详细笔录,一周之后第一项调查笔录工作完成了,紧接着走访陈某的侄儿,在岗南村干部陪同下,我找到了陈某的侄儿,说明来意,他满腹牢骚,并说七八年过去了,记账本找不到了,情绪非常抵触,本次走访只好作罢。

20186月的一天上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我再次和村干部一同来到陈某侄儿的家,可能碍于老领导的情面,他很客气地接待了我们。今天我改变了说话方式,我们来是想让你摆脱几年来的烦心事,当年你帮叔叔在生态园做了那么多事,倒头来民工找你要工钱,你不觉得怨吗?所以请你拿出当年的记账本,核实民工所说的欠款数,然后根据相关法律,要求你叔叔支付劳动报酬。他听后说:愿意配合你们工作。经过半月的对账、走访、核算,得出尚欠36名民工工资总额是16万元整。有了这些证据我便着手找陈某谈支付农民工劳动报酬,可是陈某外出做工几年没有回家了,经过多方打听我找到了他的电话号,通过电话联系到陈某,一开始陈某拒绝调解,声称所欠的农民工工资已全部付给其全权负责的侄儿,让36名农民工找其侄儿索要。调解员不厌其烦,数次与陈某沟通,宣传欠薪导致的法律后果和相关的的法律法规,摆事实,讲道理,最后在陈某的代理律师的协助下,陈某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认可凌笪司法所提交的36名欠薪人员名单和16万元欠薪数额,保证在2019春节前一次性兑现全部工资。

20192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36名农民工涉及16万元工资在凌笪司法所全部兑现到位,民工们拿着沉甸甸的工资,激动地说如果没有你们帮我们,这工钱就没有指望了,还是共产党好,党的政策好,大年三十真的拿到钱了,谢谢你们

        真心和耐心,是干好人民调解的根本,减少矛盾纠纷是我们的工作目标。作为一名普通的人民调解员,就要在坚持依法调解的前提下,用心、用情调解。人民调解不仅仅是工作,于我而言更是一份责任和承诺,我愿用自己默默的付出和汗水换取辖区的和谐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