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浏览|

岁月不老和为贵,四方坪下百岁翁

浏览次数: 作者: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20-10-09 09:32

我叫朱英波,今年70岁,工龄四十春秋,党龄三十余年。

在我现在的工作场所,挂着一块个性化招牌——“老朱调解室”,这块招牌不仅是市领导对我工作的褒奖和激励,更是人民群众对我的认可和鞭策。

2010年,我正式离开了曾经的工作岗位,欣然受聘,成为一名专职人民调解员,继续践行着我的入党初衷,坚持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退休不褪色,离岗不离党。在形形色色的调解对象打交道的过程中,我见证了父老乡亲们生活中酸甜苦辣,见证了田间地头、房角屋檐下的家长里短,看到时代变迁中人们不同的烦恼纠纷,为他们解决纷争、化解烦恼,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也成了我工作中最大的收获。“针尖”与“麦芒”,就是其中的一个。

四方坪和高屋脊,是坐落于誓节镇南端茆林村桐汭河流经地段的兄弟山,两山并列桐汭河旁,傲视山川平野,俯瞰古刹村落,蔚为壮观。山上,树木葱茏、竹浪起伏;山下,茶园纵横、板栗成行;环环相扣,错落有致,勾勒出一幅天然的山水风景画。

依山傍水之间,两个村民组相偎相依,居住着600余位勤劳善良的村民们。2019年,凤姓家族与吕氏家庭的两位“掌门人”,由于茶园与毛竹砍伐外运引起摩擦,发生肢体冲突,吕方败北,一纸诉状将凤老告上法庭。凤老61岁,人称“针尖”;吕人63岁,外号“麦芒”。两位远近闻名的倔强老头,都具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形体伟岸、相貌堂堂。两位老人虽不在同一个村民组,但两个家庭的自留山、责任田,在巧合之中连接在一起——山搭界、地相连。一方种植黄茶,另一方也不肯相同,干脆种上毛竹。虽然两地之间留有一条两米宽的公共便道,但因年久失修,道路由宽变窄,特别是嫩竹展枝,被山风一吹倒掩路面,甚至跨界遮盖了茶苗,吕家砍伐毛竹也必须从这条路上背拖肩扛装载上车,难免累及凤家的茶园,沿路茶苗受到碾压、倒伏,虽经交涉,亦未能达到满意的效果,两方不时发生口角、相互推搡,最终导致吕老头受伤住院,花费三万余元。两方因此更添新怨,闹得不可开交。

在接受了这桩案件的诉前调解后,我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在了解了前因后果后,从“情”字着手,开始调解这项棘手的纠纷。在走访调查中,我了解到,两人年轻时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好汉子,相互之间的走动也一直挺频繁,同时,在吕家儿孙生病期间,凤家打鱼摸虾、杀鸡宰羊,频繁馈赠,驱寒问暖,平日里借款借物也从不推辞,很给情面。按道理,双方均已年过花甲、儿孙满堂,生活优渥良好,应是心态渐平缓,知天命乐开怀,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两人的倔脾气有增无减,从村民戏赠的“针尖”、“麦芒”两绰号便可见一斑。因此初次邀约二人见面的时候,我不出意外见到了两人怒目相向,各持一词,毫不退让的场景,首回合,只收获了不欢而散。邻里知情人告诉我,现在两人均在气头上,无论怎么理论,都如同火上浇油,落不得好,只有待两人冷静下来,情绪稳定了,才能找准成熟时机,寻求良策,解决问题。于是我准备给两位一段冷静期,并在这段时间里再次展开调查,寻找突破口。

第二回合:通过多方打听,我与凤家女儿取得了联系,在交流中意外得知凤、吕两家的女儿,不但是同龄人,还是同窗好友,更有甚者,这两位女孩虽已远嫁他乡,但仍有密切的联系,微信、视频不断,是关系极好的闺蜜(这两位倔老头竟一点都没透露出来)。为了打好有把握的仗,我与凤、吕两家的女儿多次沟通交流,“内外夹击”,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两位倔老头松口答应进行下一轮座谈。

在第三回合的座谈里,两位老人终于坦诚吐露心中不快,这一次的问题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沟通和交流导致的“积怨成疾”,双方交流过后,均认为乡里乡亲,同饮一河水,同依一座山,“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对两人动之以情,一同回忆已逝岁月、过往情谊,更是请二位换位思考眼前是非,劝他们莫为了一念之差一时冲动,毁了大半辈子的交情,毁了后辈们的亲密交情。

   最终,两人都冷静下来,决心和解。吕姓老人主动提出撤诉,而凤姓老人自愿拿出一万元补偿对方。四只粗壮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两位倔强的老头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我也如释重负,笑道:“这可真是,风雨同舟情意长,夕阳晚霞相映红。岁月不老和为贵,四方坪下百岁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