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宣城市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无障碍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室信息 / 促进法治
【“迎国庆 我的调解故事”主题征文】十年纠纷 十天化解(宁国市西津派出所警民联调室 方守木)
浏览次数:855   信息来源: 人民参与与促进法治科发布时间:2019-09-23 17:28

我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之前在宁国发电厂保卫科工作,因为喜欢跟群众打交道,2015年2月,我加入了西津街道警民联调室,成为了一名人民调解员,大家都喜欢称呼我为“方老”。时间一晃而过,今年已是我参加调解工作的第五个年头,在调解岗位上,我一直把群众的难题当成自己的事去解决,尽心尽力,不辞辛苦,调解了很多重大疑难的纠纷。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2018年8月接到的一个十分棘手的纠纷,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已长达十年之久。

这还得从20年前说起:1999年李某购得某小区独栋的两层楼,与隔壁的谢某成了邻居。2008年谢某在李某这栋楼房的化粪池上自行搭建了两间钢构门面房,用于经营一些小本生意,矛盾就从这两间门面房的搭建之日起开始慢慢积累。2014年李某为了清理改造化粪池,便将谢某自行搭建的这两间钢构门面房举报给了省电视台。经电视台报道,谢某的这两间门面房被有关部门下达了违建拆除通知,期间谢某2次诉讼要求撤回违建拆除通知,但均已败诉告终。2018年6月有关部门对该两间钢构门面房予以了拆除,谢某从这时开始便对李某怀恨在心。

1999年建造的化粪池管道细窄、淤积过久造成排污口严重堵塞无法正常排污,化粪池开始漫溢。李某担心化粪池存储沼气过盛会影响周边的公共安全,加上该楼的承租户也在不停的催促李某对该化粪池进行清理改造,当化粪池上的门面房被拆除之后,李某便着手准备清理改造化粪池,但是谢某多次阻碍施工,使得清理改造工程始终无法正常进行。化粪池一直不能改造,使得李某怒火中烧,扬言要与谢某拼个“鱼死网破”。

2018年8月31日,我开始着手调解此矛盾纠纷。当我第一次来到谢某家,谢某非常有戒心,不停指责李某的种种不是,诉说自己多年的种种不易,并坚决表示这一次要和李某“抗战到底”。我这时明白,谢某才是这个案件的焦点,只有把谢某思想工作做好,调解才有回旋的余地。

9月1日,我再次来到谢某家,搬了把椅子坐下来,和谢某促膝长谈,聊聊家常,渐渐地谢某开始慢慢放下了防备的戒心。

9月3日,当我第三次来到谢某家,这一次还没等我开口,谢某就像看见了“亲人”一样,情绪激动的向我诉说着多年的委屈。听了他的委屈,我明白要想做通谢某的思想工作还不能太急,得要有耐心,还得继续上门。

9月5日,我第四次来到谢某家,虽然谢某态度不再强硬且有所缓和,但一提起和李某的纠纷,无论提出什么和解建议,他都各种推辞,说这不行那不行,总之就是不同意李某的解决方案。

9月7日,我第五次来到谢某家,终于以诚心打动了他,谢某没想到我能这么诚心地来为他解决问题,表示非常感谢。他安静的坐下来听我的劝说,谈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尖锐,对我提出的一些和解建议也表示同意。我知道谢某与李某多年的隔阂终于开始破冰,和解有望,心里终于有点谱了。

9月9日,我第六次来到谢某家,这一次谢某主动为我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我握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劝慰道:“你和李某这么多年的矛盾不解决,你自己也不痛快,你们也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还要把这个矛盾留给后人去操心吗?”谢某终于耐不住了问道:“那么方老你认为这个事情应该怎么解决?”我便趁热打铁,经过两个小时的反复摆事实、讲法理、叙人情,终于让谢某接受了我提出的调解方案。

9月10日,经过我六次上门疏导,李某和谢某这对多年恩怨仇人终于愿意面对面坐在一起协商化粪池改造事宜,并且当场达成协议。这起长达十年之久的矛盾在我的努力下终于成功化解。

我一直觉得调解的事不分大小,哪怕街上有两个人打架,你把他们劝解开了都是调解,但一定要明是非、讲原则、守公道。苦一点,累一点没关系,不过就是多费点口舌,多跑点路,只要能把当事双方的矛盾化解,我怎么着都高兴。因为我是真正的热爱这份调解事业,我愿意为这份事业默默无闻的奉献着自己的热血!